事件回顾

2018.01.15

1月15日,“桑吉”轮沉没后依然在燃烧的大火已经熄灭,海面溢油扩散面积明显增大。由沉船位置向北延伸的油污带,半径约5公里。

2018.01.13

1月13日,上海打捞局4名救助人员登上“桑吉”轮,发现两具遇难船员遗体并带回,同时带回该轮VDR设备(船舶“黑匣子”)。

2018.01.08

1月8日,交通部发文称截至8日8时,在长江口两船碰撞事故搜救现场,未发现失踪人员。“桑吉”轮船体及周边水域外泄的燃油全面爆燃,且火势猛烈,经专家组研判,“桑吉”轮存在爆炸、沉没等危险,挥发和爆燃产生的有毒气体对现场救援人员危害很大。

2018.01.14

1月14日,“桑吉”轮突然发生爆燃,全船剧烈燃烧,火焰高达800至1000米左右。剧烈燃烧后,经确认,16时45分,“桑吉”轮已经沉没,沉没位置为北纬28度22分,东经125度55分,距离事发水域位置东南约151海里。船舶溢出的油仍在沉没海域燃烧。

2018.01.12

1月12日,交通部发文,表示“桑吉”轮火势较大,不断发生爆燃,具有爆炸和沉没危险。中国救援人员正冒着巨大的生命危险和安全威胁不断接近事故船只,全力做好人员搜救、消防灭火、污染防控工作。

2018.01.06

1月6日20时许,巴拿马籍油船“桑吉”载凝析油约13.6万吨(船上32名外籍船员),与中国香港籍散货船“长峰水晶”(载粮食6.4万吨,船上21名中国籍船员)在长江口以东约160海里处发生碰撞,导致“桑吉”轮全船失火。

疑问一:桑吉号碰撞会对大气和海洋产生怎样的影响?

疑问二:救援难度到底有多大?

事件反思:中国离一套完善的溢油应急机制还有多远

从预案的实用性来讲,国内部分预案与埃克森美孚、壳牌这样国际大型能源公司的相对成熟的应急预案比,还有一定差距。这致使很多国际大型能源公司在中国作业时,常常要准备两份应急预案:一份为了满足中国政府法律法规要求,一份要满足其母公司的苛刻要求。其实,编写一部溢油应急预案的过程( Contingency Planning ),就是溢油应急规划的主体,也是一个机构或单位了解与完善自己溢油应急能力的过程,其过程的意义大于结果。而中国某些应急预案的编写为了应付法律法规要求,形式大于过程,而把其中不断了解完善应急能力的重要过程淡化了,同时预案本身也就一定程度丧失了实用性,成为了纸上谈兵……【详细】